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 3828章 守护的含义!

3828章 守护的含义!

    远远望着那金光夺目的沈默,沈上清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片刻后,便恢复清明。


    神武殿、无相岛众人,皆是眼神复杂。


    这何尝不是一种命运的抉择。


    沈默和王元,两个横空出世的天骄。


    最终,沈默站在了顶峰之上,而王元神魂俱灭,死在了距离皇者命格只有三层台阶的地方。


    这三层台阶,也成了他阴阳相隔,也无法逾越的天堑。


    成王败寇,不过如此。


    当皇者之府逐渐建立,沈默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是神武大陆第一流的强者。


    皇者!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多少人无法企及的境界。


    一切,犹如梦幻。


    他看着王元已经冻僵的尸体,即便是皇者的余辉,也没能让他苏醒过来。


    沈默想到了人间一首著名的诗。


    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他扛起王元的尸体,缓慢走下台阶。


    下方的厮杀,并没有因为皇者之府有了归属而停下。


    想法的,天魔更加疯狂。


    阻止沈默成皇的计划彻底失败了,天魔皇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将神武大陆所有人全部留在这里。


    而在沈默成皇那一刻,神武大陆也变得空前团结。


    之前各自为战的神武殿、幽冥府以及九王域众人,也开始互相配合。


    之前皇者之府没有归属,他们无论怎么争斗都不过分。


    但现在,神武大陆已经迎来了第一位皇。


    那么团结,便是大势所趋。


    否则,会被天魔逐一击破。


    而随着沈默一步一步走下来,他走过的台阶,都消失不见。


    一直当他走到战场底部的时候,所以的台阶全部消散。


    这场皇者之府争夺战,彻底落下帷幕。


    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残酷的战斗。


    远端风沙之中,一个个漆黑的巨大生物,朝此处飞速掠来。


    天上飞的,地上爬的乃至水里游的,成千上万,不计其数。


    “暗黑生物!”


    沈默瞳孔一缩。


    他本来还想着迅速解决这些魔皇与魔尊强者。


    想不到,这些天魔后方,竟然还带着暗黑生物。


    然而,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这些暗黑生物的后方,两道与天魔皇同样恐怖的气息悍然浮现。


    后方,还带着不少金甲魔王与魔皇使。


    “又来两个天魔皇!”


    沈默瞳孔一缩,顿时感觉压力倍增。


    神武大陆一方,损失了王元这一大战力,本就处于被动。


    如今,天魔又来了两倍的强者增援。


    这一战,将会无比艰难。


    沈默大脑飞速旋转,他知道此刻许丑已经去偷家了。


    但疯狂的天魔高层,只怕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算上李命,皇者战力满打满算才两位。


    真要打起来,胜算渺茫。


    此时,李命也顺势突破领域,飞掠出来。


    沈默沉声道:“要不要向天道宫求援?”


    “只怕不会有效果。”


    李命摇头道:“这里不是天道宫的属地,天道宫没有义务出手。”


    “冷血动物!”


    沈默暗骂一句,沉声道:“那怎么办?难道没办法了吗?”


    李命摇摇头,没有吭声。


    就在此时,天空中降下一道金色光芒,与沈默连接在一起。


    李命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声道:“给自己选个称号吧。”


    王境的时候,沈默自称神王。


    后来,这个称号因为太过中二,已经被他弃用了。


    如今李命再提起,沈默提议道:“要不……就叫人皇怎样?”


    他的血脉来自离族,却崛起于人族。


    叫离皇,沈离肯定是不爽的。


    叫人皇的话,徐明朝应该不会多说什么。


    毕竟,人族没有那么多拘束,他正愁找不到接班人守护人间,高兴还来不及。


    “人皇……”


    李命点点头。


    此时,另外两个魔皇,已经带着麾下强者抵达战场。


    三十多位魔皇使,三百金甲,上万银甲。


    这是天魔大陆九成九的实力。


    除了一些银甲之外,三大魔皇殿,倾巢而动。


    这一战,天魔押上了所有,加上幽冥府和一直打酱油的圣域,阵容空前强大。


    同样,神武大陆一方,也是如此。


    这是最终的决战!


    沈默内心估算着,到底该让李命去对付两个魔皇,还是他自己对付两个。


    总之,魔皇强者不能下放给沈上清等人对抗。


    否则,将会演变成一面倒的战斗。


    就在沈默思索间,李命忽然轻笑道:“人皇,借三枚王印一用。”


    沈默想也不想,将寻、南、西三枚王印交给了李命,唯独剩下了自己手中的神王印。


    连同下方,武千绝手中的鬼王印,以及李命的冒牌道王印,全部悬浮在李命周围。


    沈默不知道李命要做什么,但看他脸上那轻松的笑容,没来由的安心了一些。


    这个老家伙,总有层出不穷的办法。


    李命脸上笑容愈发浓郁,那双苍老的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欣慰与疲惫。


    “就让这天魔之乱,止步于此。”


    “哥哥姐姐们,我的任务,完成了……”


    下一秒,五枚王印,化作五道流光,分别朝两个方向激射而去。


    西王、南王两枚王印,向着沈默几人的来路。


    那连同无相岛与第三位面的通道,被重重阻隔。


    而道、鬼、寻三枚王印,则是向着天魔与暗黑生物的来路激射而去。


    无枚王印,没入通道之中。


    那两个通道,逐渐开始封闭。


    整个第三位面,在此刻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牢笼,切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李命哈哈大笑着,手持命皇权杖,一遍遍的加固着四周的天地空间。


    这一刻,沈默忽然理解李命要做什么了。


    封锁空间,将神武大陆所有的强者与全部天魔高层封印在这里。


    三位天魔皇,也得知了李命的意图,在外面一遍遍的怒吼。


    然而,却是无济于事。


    空间逐渐稳固,这个昔日被他们以铁血手段攻下来的第三位面,变成了他们无法摆脱的牢笼。


    武千绝身为鬼王,可以感知到周围有无数的孤魂野鬼,正在发出狞笑。


    这些游荡的亡灵,是昔年死在天魔屠刀下的第三位面子民。


    望着天魔集体崩溃的样子,沈默也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从这一刻起,他们也好,天魔也好,神武殿、无相岛、幽冥府、九王域……


    所有的强者,都是各自世界的被遗弃者。


    就如当初薛梦寒和老殿主等人镇守第二通道一样。


    如今,换做了他们。


    如果不出意外,除非第三位面崩塌,否则他们将永永远远,无穷无尽的与天魔在这里耗下去。


    “这一切,早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沈默侧目望着李命,眼底带着一抹钦佩。


    李命轻笑道:“皇者之府,其实并不是天道宫抛出来的,而是一直保存在无相岛。”


    说话间,他望向王元,目光黯然。


    “那是我最出色的弟子,这皇者之府,我最初想要传给他的,是他的离开,让我改变了计划……”


    沈默仿佛听到了一个荒唐的故事,更加为王元感到不值。


    这大概,也是一种另类的造化弄人,兜兜转转一圈,曾经唾手可得的东西,如今丢了命也没能得到。


    对神武大陆,对九王域,对沈默自己而言。


    似乎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结果了。


    总好过战死在这里,然后任由天魔继续去侵袭神武大陆,去屠戮他们的亲人要好千万倍。


    以至于沈默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总会笑着拍拍李命肩膀,说一句:“师兄,做的不错!”


    当第三世界仅有的两个通道完全闭合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彻底与世隔绝。


    这里只有几百个生灵,将会进行日日夜夜,无终止的厮杀。


    直至,一方的人全部死光,或者两败俱伤。


    世界线,收束到了这里。


    沈默不知道,像这样的位面,究竟还有多少个。


    他也不知道,在他为止的位面,究竟发生着怎样稀奇古怪、可歌可泣的故事。


    但他此生,注定无法继续探索了。


    他接下来该想的是,如何进一步协助李命稳固空间,或者在三位魔皇手中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或许,他是说或许有一天,自己还有走出第三位面,回到北疆的那一天。


    千年,万年……


    皇者不朽,一切皆有可能。


    只是当那个时候,自己的心境会不会犹如初出坟冢的沈流沙一样。


    昔日故人,已成累累白骨,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


    他也会怀念,怀念自己的妻儿,怀念北疆、帝都、苏城的一切。


    收束的位面牢笼,唯一不能阻隔的,便是无穷无尽的思念。


    从这一刻起,他,和他们将会成为故乡最遥远的守望者。


    正如他第一天成为武者时的信仰,为守护而战,为守护而存续!


    今日如此,以后皆然。


    ……


    十年后。


    岁月如白驹过隙。


    神武大陆迎来了所未有的重大变局。


    圣域被神王朝一夜覆灭,剑王朝百万儿郎,各随许丑征战四大通道。


    已是当世第一名帅的许丑,十年间打下了天魔大陆十六州,连同老王主和沈剑寒四兄弟,以铁血手段诛灭天魔三族。


    他走过一座城池,便为沈默建一座纪念碑。


    数千座城池,挂满了人族的旗帜。


    天魔大陆,被他更名为了人皇大陆。


    除了一开始的驻扎军团,许丑不准任何人踏足半步。


    唯有苏婉瑜与秦梦浅,曾先后来过一次。


    前者像是丢了魂一样,足迹走遍人皇大陆,寻找那一抹熟悉的气息。


    她感觉这里处处都是沈默的影子,却唯独不见沈默。


    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无数次出征,都承诺过要平安归来。


    唯独这一次,音讯全无,生死不知。


    但她坚信沈默还活着,因为思念是共通的。


    每当她走过沈默走过的角落,仿佛都能听到那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婆,我回来了……”


    所以,在沈平安十一岁,小无敌十三岁这一年,她仍然笑着不厌其烦的解释。


    “爸爸没有不要我们,只是在遥远的地方保护我们……”


    像是在告诉孩子,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秦梦浅则是沉默着,流了一同眼泪,大骂两声骗子。


    随后,不知所踪。


    这位一己之力改变了神魔之战战局的天才少女,彻底离开了北疆。


    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后来,穆纸鸢和萧贞渝,也各自走访此地。


    但止步于重建的屠魔城,送上一捧鲜花,便各自离去。


    像是世间的绝大多数匆匆过客一样,沈默就像是在她们世界闪过的流星一样。


    只是……耀眼了些。


    凝儿,是唯一心如止水的人,一心秉承着爷爷叶寻‘武道融合’的夙愿,根据沈默留下来的方法,极力融合大荒武学与紫气武学。


    叶轻尘,周苍等人,成为了北疆新一代的武道引领者。


    他们各自任职在北疆武道学院,教导一批一批的弟子,保证人族武道,薪火相传。


    北羽放下了夙愿,放下了野心,致力于与人族互通有无,共同发展。


    在沈默消失后的第三个年头,他生下了自己的第十九个儿子,并其名为李默,寄予厚望……


    这是一个新老更迭的时代结束。


    百年后,北疆新武时代开启……


    关于皇、封王的故事,渐渐远去,只存在于北疆老一辈叶轻尘等人的口口相传之中。


    北疆,再无战乱,但古老的武道传承信念,却愈加兴旺。


    ……


    在遥远的人皇大陆的彼端,一个以肮脏著名的深渊之中,一颗虫卵随风漂浮到了地表。


    虫卵绽开,一只通体漆黑的黑色飞虫,嗡嗡的破茧而出……


    虫儿一分二,二分四,顷刻间铺天盖地。


    昏暗的人皇大陆,进入了永夜。


    一段崭新的篇章,就此拉开序幕……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厉少的闪婚小萌妻 绝世战王 人在盗墓签到打卡 影帝的懒散人生 我的靠山好几座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